天天射_天天干av_天天操电影_天天射影视_天天好逼网在线_天天色综合网高清_天天射精品视频

美妇百子屈辱的一天



【暴力虐待】美妇百子屈辱的一天


早晨,日本少年太郎穿着睡衣躺在榻榻米上,脑海里充满着母亲百子美丽丰满的裸体,浑身好像燥热难耐。(日本的风俗,父母在子女面前赤身裸体乃至做一些亲热的举动是不太避讳的。而且日本已婚女人在家中是没什幺地位的,一般都是绝对顺从丈夫,尽心地伺候孩子。因此太郎可能有的是机会看到他妈妈的裸体。)他可是想佔有自已漂亮的妈妈已久了,只是一直没有得手。  
突然太郎爬了起来冲入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找了个杯子,倒了一杯冰水喝了起来。  
这时他的妈妈,上身穿着鬆散的黑色吊带装、下身穿着短裙、非常漂亮性感的美妇百子正在用吸尘器打扫厨房。她看到太郎一起床就喝冰水,就放下了吸尘器走到儿子身旁温柔的说:「太郎,早上一起来就喝冰水不太好,少喝点吧。」  
太郎看了一眼妈妈,没有理会。他在饭桌前坐了下来,百子走过来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肩膀继续温柔的劝说着。  
太郎可能更觉燥热,举起瓶子狂喝起来,冰水流在脸上、脖子上。  
百子赶紧找了块抹布,身子紧靠着太郎,在他的脸上、脖子上擦了起来。  
一些凉水溅到了百子的脸上和胸部,太郎的眼晴在妈妈白嫩的胸部和丰满的乳房上来回扫了几眼,突然冲动的站了起来。  
他抢过百子手中的抹布,一只手搂住百子圆润的肩膀,另一只手用抹布在百子脸上和上胸部擦了起来,嘴里说道:「妈妈,我把冰水弄到你身上了,我帮你擦掉吧。」  
百子扭动上身躲避着,并想用手把太郎推开,嘴里说着:「儿子,不用了,我自已来擦吧。」  
太郎看样子并不乎妈妈说什幺,他继续擦着,把百子肩膀上的吊带都弄了下来。这时太郎索性把百子的吊带装往上拉脱下来,放到了饭桌上。百子整个上身除了白色的乳罩外,一无所有,白晃晃的一片,很是迷人。  
太郎继续胡乱的在妈妈的上胸部到处擦着,眼光有点迷离。百子不停的躲避着。太郎突然把拿抹布的手伸进了百子的乳罩。  
百子这时好像真的急了,她一使劲,把太郎推开了,然后穿上了上衣,有点生气的说道:「太郎,我是你的妈妈啊,你怎幺能这幺对我,要是你爸爸看到了……」  
太郎这时也好像清醒了一些,他恶狠狠的把抹布朝地下一甩,嘴里骂道:「妈妈,你这个臭娘们,你的乳房我又不是没见过,爸爸玩弄你乳房的时候,我见得多了。我只是帮你擦掉水,你拿爸爸吓唬我干什幺,你以为我怕他啊……」  
说完就冲回了自已的房间。  
百子看着太郎离去,难受的咬紧了嘴唇,脸上充满了无奈和痛苦。也许儿子不止一次这幺对她了,她除了忍受,别无他法。  
过了一会,百子来到浴室,脱光了衣服,在淋浴头下洗了起来。她把全身打上肥皂,然后仔细的搓着。特别是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她反覆的搡搓了好几遍。然后,张开腿,用手搓洗着自已的阴部。突然只听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百子吓得惊叫一声,抬头一看,见她的老公优和光着身子披着浴巾站在门前。  
优和看着老婆迷人的裸体,甩掉浴衣,色迷迷的走了进来。  
他拨下淋浴头,往百子身上淋着水,另一只手在百子身上摸了起来。他摸着百子的乳房、阴部,鸡巴慢慢地挺立了起来。百子伸手抓着优和的鸡巴搡搓着,优和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百子赶紧伸手捂了下优和的嘴说:「小点声……」  
优和哦了一声,轻轻地说:「老婆,你的小手摸得我的鸡巴好舒服哟。快用你的小嘴来吃我的鸡巴,我会更舒服的哟……」  
说完后就坐在浴缸边上。  
百子顺从地跪在优和两腿间,脸上一副淫蕩的样子说:「老公,我最喜欢吃男人的大鸡巴啦……」然后伸手抓住优和粗硬的鸡巴,小嘴不停的舔吃起来。  
优和伸出一只手摸捏着百子的乳房,闭着眼享受着。  
刚才优和的这声大笑,太郎可能听到了,也许父母经常这样在浴室玩乐。太郎象接到命令一样的迅速跳下床来到门旁,把门打开了一条小缝,正好看到了正对着他的房门的浴室里,妈妈跪着吃爸爸鸡巴的这一幕。  
可能以前父母玩乐时都是关着门的,他既听不清,也看不到,没想到今天能看到他们不关门的样子,听到他们的对话。太郎脸带惊诧,血脉贲张,好像觉得机会难得,赶快趴到地上,竖起耳朵,目不转睛的偷看偷听了起来。  
浴室里的情景发生着变化。优和站了起来,双手揪着百子的头髮,鸡巴使劲的在百子嘴里抽动着。百子一只手摸着自已的乳房,一只手摸着自已的阴部,嘴里不停的闷哼着。过了一会,优和终于忍不住在百子的嘴里射精了,还流出了一些精液在百子嘴边。百子很自然地用手抹进嘴里,然后将精液全部吞嚥了,也许她早已习惯了这幺作。  
优和表情舒服地调笑道:「老婆你真骚啊。你的小嘴让老公的鸡巴好舒服,比一般的臭婊子水平还高哟。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大骚货,臭婊子。快趴下,把屁股撅起来,让我看看你的骚逼是不是流了很多骚水。」  
百子温顺地跪趴在地上,双手撑地,高高地撅着屁股,张开的阴部和屁眼正好对着太郎这边。太郎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的阴部,嘴张开着,手伸进了自已的裤子里,显然在摸揉自已的鸡巴。  
优和用手摸了摸百子湿润的阴部,嘴里笑骂道:「臭娘们,你真比臭婊子还骚啊。我还没操你,你的骚逼就流了这幺多水。是不是很想有大鸡巴操你呀?」  
百子可能习惯了老公这样的调笑,知道老公喜欢听她说一些刺激的风骚话,喜欢看她的骚样子,就露出一副淫蕩的样子说:「老公,我就是骚嘛,我就是一个臭婊子啦,我的骚逼现在好痒,好想大鸡巴进去操我啦……」说完还故意扭动着屁股。  
优和因为已经射精了,鸡巴软软的。可他看到老婆的骚样子,就伸出中指,插入了百子的阴道,同时食指沾了沾百子阴道口的骚水,插入了百子的屁眼,两根手指不停的在百子的阴道和屁股眼里抽动起来。百子嘴里啊啊地浪叫着。  
过了一会儿,优和抽出手指,在百子白嫩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笑道:「臭娘们,你一定还没有骚够吧,你的骚逼一定还很痒吧?可惜我的鸡巴不能像年轻时那样刚射完精又能再硬起来,现在不能给你止痒了。哈哈哈,现在只有儿子的大鸡巴能帮你止痒,要不要儿子来用大鸡巴操你的骚逼……让你爽个够呀?」  
百子可能没想到老公会说这样的玩笑话,怔了怔,可能是不敢扫老公的兴,也可能是她平时习惯了什幺都顺着老公,也笑道:「老公,我是你的老婆,是一个下贱的臭娘们,你说什幺就是什幺啦……」  
优和继续调笑百子:「老婆,那你说,想不想儿子的大鸡巴操你的骚逼…」  
百子应和着道:「老公,我可没见过儿子硬起来的鸡巴哟,但我想一定比你的更粗更大,我当然喜欢啦。要是插入我的骚逼里,我当然会很爽啦……」  
「哈哈。老婆,你真是个天生的臭婊子、大骚货,连儿子的大鸡巴都想。你好骚好贱……」优和继续兴緻勃勃地说着。  
百子撒娇似的说道:「老公,我就是一个天生的臭婊子,大骚货,我的骚逼现在没有大鸡巴操,好痒好痒,你要想办法帮我止痒哟……」  
优和可能愿意听老婆说一些更剌激的话,也可能是他知道老婆发骚,而自已又无法满足老婆时,老婆乱说一通会获得满足。于是他继续调笑道:「老婆,那你就边说些想儿子的大鸡巴操你的话,边手淫来满足自已吧。反正他又看不到, 听不见……」  
百子脸上有些不解的样子说道:「老公,你今天怎幺老提起儿子的鸡巴?」  
优和好像有点感歎的说道:「老婆,昨天儿子洗澡的时候,我尿急进去了,看到儿子的鸡巴又粗又长,和我年轻时一样。唉,我现在真的老了,我今天老提他,只是想回味起年轻时的雄风……」  
百子这才有点释然的说道:「老公,原来是这样呀,那我可就真的说了哟。反正这些话儿子又听不到,只不过是一些让我们更开心的玩笑话而已。老公,你可不要生气,不要说我没有廉耻哟。」  
优和笑道:「老婆,我当然不会生气,不会笑话你的啦,你快说吧,说什幺都行,越刺激越好,只要你我都能获得满足……」  
百子这时可能是真的发骚了,也可能是习惯了讨好老公,知道老公喜欢看她的骚样子,听她说骚话。  
她好像决定了要尽量让老公开心,爬了起来,正对着浴室门坐着,一只手揉搓着自已的乳房,另一只手揉着自已的阴蒂,十分淫蕩的说道:「太郎,我的亲儿子,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啊。妈妈是个天生的臭婊子,大骚货。妈妈是一个没有廉耻的贱娘们,最喜欢大鸡巴操我。」  
「儿子,妈妈的骚逼现在好痒啊。妈妈好想儿子你的大鸡巴插入我的骚逼里来帮我止痒啊。妈妈我愿意象母狗一样的跪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让儿子你的大鸡巴来操妈妈我的骚逼。操妈妈我的屁眼,操妈妈我的小嘴……」  
「儿子,你是从妈妈的骚逼里出去的,妈妈好想你再进入我的骚逼啊。儿子,你的大鸡巴终于插进妈妈我的骚逼里了。儿子,你的鸡巴好大啊,妈妈的骚逼都被你的大鸡巴塞满啦……」  
「儿子,你知道吗?妈妈的骚逼里插着亲儿子的大鸡巴,感觉好爽好舒服哟,儿子。用你的大鸡巴使劲的操妈妈吧。」  
「呜呜,儿子,你的大鸡巴都顶到妈妈的子宫啦,妈妈的子宫口都被儿子你的大鸡巴捅开啦。妈妈好痛,好爽啊……」  
「儿子,妈妈我的屁眼里也好痒啊,妈妈也好想儿子你的大鸡巴插入我的屁眼里啊……」  
「你骂妈妈是个大骚货?嗯嗯,妈妈就是骚嘛。妈妈在你面前就是只母狗,一只儿子你想怎幺玩就怎幺玩的骚母狗。」  
「儿子,你骂妈妈是天生的一个被人玩弄的臭婊子?嗯嗯,妈妈就是一个臭婊子啦,妈妈身上所有的洞都是你的大鸡巴随便进出的地方哟。儿子,你想怎幺玩妈妈就怎幺玩哟。」  
「啊啊!儿子,你的大鸡巴终于插入妈妈的屁眼里了。妈妈我的屁眼好小哟,儿子你的大鸡巴插得妈妈的屁眼好痛。儿子,不要抽出你插在妈妈屁眼里的大鸡巴,妈妈忍得住痛……」  
「呜呜,儿子,你怎幺把大鸡巴又插进妈妈的骚逼里了?妈妈说了不怕痛哟,啊啊!」  
「儿子,你好坏哟。你把手指插入妈妈的屁眼里了,原来你是想用大鸡巴操妈妈我的骚逼,用手指操妈妈我的屁眼啊……妈妈骚逼里插着儿子你的大鸡巴,屁眼里插着儿子你的两根手指,好爽!好舒服啊……」  
「什幺?儿子,你不动了?你要妈妈我自已扭动屁股?呜呜,好吧。妈妈是个臭婊子,应该是我来动啦,谁叫妈妈我有你这幺个坏儿子哟。儿子,妈妈的屁股扭得好吗?你的大鸡巴和手指舒服了吗……」  
「什幺?你说妈妈的屁股好迷人?当然啦,妈妈我的屁股又白又嫩又圆,当然很迷人啦……」  
「啊啊!儿子你好坏啊!你的大鸡巴插着亲妈的骚逼,手指插着亲妈的屁眼,你还不满足,还要妈妈我扭屁股,还要用另一只手打妈妈我的屁股。」  
「呜呜,好痛啊!儿子,求求你轻点打妈妈的屁股好吗?妈妈可从来都没捨得打过儿子你的屁股哟。」  
「什幺?你快忍不住了,要射精了?要射到妈妈嘴里……」  
「嗯嗯,妈妈跪在你面前,嘴里含着儿子你的大鸡巴……妈妈用舌头舔着儿子你的大鸡巴……」  
「啊啊!儿子你的大鸡巴终于在妈妈我的嘴里射精了……儿子,你的精液好多啊!你要妈妈全吃了你的清液?嗯嗯,好吧。妈妈是个天生的大骚货、臭婊子、小贱货,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了,特别是儿子你的精液……儿子,妈妈把你射到我嘴里的精液全吃了……」  
百子乱说了一通后,嘴里长长的啊了一声,手停止了动作,好像终于满足了的样子。  
优和语带惊讶的笑骂道:「老婆,你真的好骚啊,没想到你还真能说啊。你终于满足了吧?好了,不要胡闹了,做早点去吧……」  
百子爬了起来,穿好了衣服,笑道:「老公,你说了不笑话我的哟,我现在都不知自已刚才都说了些什幺……」  
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浴室门没有关,而太郎这时已把自已的房门轻轻地合上,跑回自已的床上躺了下来。  
百子惊慌地看了看儿子的房间,略带埋怨的看了看优和,可是好像又不敢说什幺,表情複杂的走向厨房。优和看到浴室的门没有关,不禁也皱了皱眉,他可能在想如果刚才的胡闹被儿子看到听到了,不知道会有什幺不好的后果,所以显出了后悔的样子。他沖洗了一下后,穿好衣服,来到厨房,边看报,边等着老婆做的早点。  
优和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百子,好像忍不住又调笑了起来。  
「老婆,你的样子真的是好迷人哟,别说是儿子了,任何男人见了你都会动心……」  
百子转过身来,表情有点严肃的说:「老公,说实话,儿子现在大了,他从小就不听我的,我现在真的有点怕他。」然后走到优和身旁。  
优和放下报纸,笑着说道:「老婆,你整天穿得那幺性感迷人,不会是真的想勾引儿子吧?我知道你很骚,我现在不能完全满足你,可是刚才你说的话是不能当真的哟。」说完用手点了点百子的脸蛋。  
百子噘着嘴撒娇的说道:「老公,我当然知道啦。刚才的胡闹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帮你回味年轻时的雄风啦。我再漂亮迷人,也只是你一个人的啦,我怎幺会真的去想儿子来操我呢。」  
优和听了这话,好像是想起了刚才洗澡间没关门,怕儿子看到听到了什幺的事,脸上一下变得严肃了。  
百子继续苦着脸说:「老公,说实话,儿子现在大了,知道男女间的事了,可只是半知半解。他本来就一点都不怕我,你又老当着他的面对我胡闹,这样他就更不把我当回事了。我们以后亲热时最好避讳着点他,我现在真的有点怕他,你最好管管他吧。」  
优和听了老婆的话后,有点吃惊。这时太郎穿着睡衣懒懒的走出房门,来到父母身边。他沖百子叫了声「妈妈」,然后表情怪异的站在饭桌旁。  
百子看着太郎,有点严肃地说道:「儿子。你爸爸有话和你说。」然后看着优和。  
优和抬头看了看百子,「还是你说吧……」然后表情木然地不出声了,也许是他不知道该怎幺开口。  
太郎一手叉腰,一身撑着桌子,愤愤的说道:「你们算了吧,你们刚才说的话、做的事,我都知道了。妈妈真是一个臭婊子、一个大骚货、一个下贱的臭娘们……」  
百子一下子满脸羞愧,低下头来,她可能没想到刚才的胡闹真的被儿子看到听到了。  
优和尴尬的怔了怔后站了起来,嘴里骂了一声混蛋,然后伸出手,揪住太郎的衣服,大声吼道:「住嘴,竟然敢这幺说你的亲妈。你真是太混蛋了……」  
太郎一点也不示弱,也伸出手揪住优和的衣服,二人不停的拉扯着。  
「爸爸,妈妈刚才像母狗那样的撅起屁股,任你玩弄……」  
优和大声吼道:「她是我老婆,我当然可以那幺对她,而她是你的妈妈…」  
太郎也叫道:「她是我的妈妈怎幺了?她刚才不是还说什幺她是一个天生的臭婊子、大骚货,愿意象母狗一样的跪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让儿子我的大鸡巴操她的骚逼,操她的屁眼,操她的小嘴。还大喊什幺妈妈的骚逼和屁眼好痒啊…儿子快用大鸡巴来操妈妈我啊……」  
优和抓着太郎衣服的手颤抖着,说道:「那些都只是一些玩笑话,我和你妈妈是夫妻,是可以无话不说的。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看偷听父母的事,看来是我们平时把你惯坏了。今天我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百子赶紧过来,想把他们父子俩拉开,一脸惶急的说道:「老公,你好好和儿子说,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你耐心点,求你了。儿子,刚才妈妈和爸爸说的那些都是玩笑话,不是当真的……」  
太郎嘲笑道:「妈妈,玩笑话就能随便这幺说吗?你们玩乐时把我当成什幺了?既然你们能这样对我,我为什幺就不能把妈妈你的话当真?我为什幺就不能把妈妈你真的当成一只母狗任意的玩弄?让我也开心?」  
优和这时已经气极了,他伸出另一只手,想去打太郎。百子死死抓着优和的手。  
优和怒吼着:「混蛋,你妈妈刚才已经说了,那是一些调笑的话,是不能当真的,你怎幺还敢这幺说妈妈!我怎幺会有你这幺个混蛋儿子!都是我们平常把你惯坏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太郎也怒喊着:「爸爸,我是混蛋,你就是老混蛋。你平时都是不把妈妈当人看,经常随意玩弄和笑骂妈妈。今天我还听到了看到了你们背着我居然这幺的没有羞耻,你还教训我什幺?妈妈,你就是一个臭婊子、一个大骚货、一个下贱的臭娘们。我会像你自已说的那样把你当成一只骚母狗那样好好玩的。你就等着吧。」  
优和气得使劲的一挥手想打儿子,可他似乎忘了他的手正被百子抓着,百子被重重地推倒在地上,她的腿顿时红了一片,表情很是痛苦。优和可能没想到会这样,他鬆开了抓着儿子衣服的手,嚅嚅的说了声:「老婆,我不是故意的。」  
太郎走到百子身旁,蹲了下去,伸手扶着百子。优和可能是没想到会伤到老婆,他整理了一下自已的衣服,然后抬头看了看墙上,可能是意识到什幺时间快到了,赶紧拿起一个包,嘴里喊了一声后就出去了。  
百子满脸羞愧的低着头,不敢看儿子。  
太郎半扶半推着妈妈,来到了父母的房间。  
百子坐在日式的榻榻米上,太郎从急救箱里拿出一块纱布和一管药,挤了一些药膏在纱布上,然后拿着纱布在百子白嫩的大腿上红红的地方擦着。百子看样子不想让儿子擦,可是她又不敢拒绝,只得用手护着大腿上没红的地方。  
太郎擦完百子腿上红红的地方后,用手把妈妈护着大腿的手推开,不老实的摸着妈妈白嫩的大腿。  
百子看到儿子的举动,眼里充满了害怕,她可能感觉到儿子的手越来越不老实,就鼓起勇气用尽量温柔的语调说:「太郎。妈妈不痛了,没事了……不用再擦了。」  
她心里肯定害怕儿子会对她做些什幺,因为她没想到儿子会看到和听到她和老公的胡闹。更没想到刚才在厨房,儿子会那幺侮辱她。只是表面上尽量装作没事,希望太郎早点离开。  
而这时的太郎,手摸着妈妈白嫩的大腿,再也忍不住了,他眼里闪着凶光,突然将妈妈扑倒,然后趴在妈妈身上,双手不停的揉搓着妈妈的两个乳房,嘴强行在妈妈的脸上嘴上亲吻着。百子扭动着头和身子躲闪着,两只手用力的推儿子的身子,想把他推下去,嘴里喊着:「儿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亲妈妈啊……」  
太郎这时早已不管不顾,他把妈妈的衣服和乳罩推到脖子那儿,然后不停的用手摸揉着妈妈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嘴里喊道:「妈妈,我刚才说了,你就是一个臭婊子、一个大骚货、一个下贱的臭娘们。我会像你说的那样,像玩母狗那样的好好玩你的,你就老实实的让我玩吧……」  
百子不停的挣扎、扭动,可是力气太小,始终没法把儿子从身上推下去,不禁哭了起来。太郎伸出舌头,在妈妈的乳房和胸部不停的舔咬着。百子无望的扭动着身体,双腿也在不停的甩动着。太郎又去脱妈妈的内裤。百子夹紧双腿,双手拉着自已的内裤拚命抵抗着。太郎发怒了,他大骂道:「妈妈,刚才你发骚时说的那些话难道忘记了?现在你还装什幺啊!是不是欠揍啊!」  
说完,他抡起手,狠狠地打着百子的耳光。百子的脸红肿了起来,看起来很是痛苦。  
太郎继续叫道:「妈妈,你现在就把自已当作一个喜欢男人的大鸡巴操的臭婊子、大骚货,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好好顺从我吧,答应我,我就不打你了。」  
百子可能实在忍不住痛了,也可能知道儿子现在根本就不把她当妈妈看了,反抗只能是徒劳的,只得轻轻的嗯了一声,同时鬆开了抓着自已内裤的手。太郎趁机脱下了妈妈的短裙和内裤。然后强行掰开妈妈的双腿,跪在妈妈两腿间,伸出舌头,在妈妈的阴部舔了起来。  
百子不停的哭泣着,开始还扭动着屁股躲闪着,慢慢地就停止了反抗,任由儿子舔着她的阴部。  
太郎两只手摸揉着妈妈的乳头,嘴不停的舔着妈妈的阴蒂、阴唇、阴道口、尿道口,甚至妈妈的肛门。  
太郎可能鸡巴已经硬了,他站了起来,脱光了自已的衣服,果然鸡巴已经又粗又红的挺立着。  
这时,百子趁机爬了起来,想跑开。太郎把百子抓住,放躺在榻榻米上。然后抓住百子的头髮,把已经挺立的鸡巴插入了百子的嘴里,使劲抽动起来。百子扭动着头部,可终没办法吐出儿子的鸡巴,便用手去推儿子。太郎索性跪骑在妈妈的脸上方,把妈妈的手按在床上,鸡巴不断的在妈妈的嘴里抽插着,百子不停的扭动身子和抖动双腿,无力的反抗着。  
太郎冷笑着说:「妈妈,你今天还有可能逃脱得了吗?乖乖地让儿子好好玩吧。你刚才不是还说喜欢儿子的大鸡巴吗?现在又装什幺贞洁哟……」  
百子知道挣扎是徒劳的,只会换来更大的痛苦和侮辱,只得停止了反抗,任由儿子的鸡巴抽插着自已的嘴。  
太郎此时已是兴奋异常,他从妈妈的脸部站起来,骑在妈妈的肚子上,然后脱掉了妈妈的上衣和乳罩,用鸡巴不停的拍打着妈妈的乳房和乳头。然后屁股往上移了移,坐在妈妈的乳房上。他把鸡巴放在妈妈的口边,嘴里调戏式的说道:「喜欢儿子大鸡巴的骚妈妈,现在你儿子的大鸡巴在这儿了,用你的小嘴好好的舔吧。」  
百子满眼是泪,恳求道:「儿子,妈妈刚才和爸爸说的那些话都只是夫妻之间调情的话啊。妈妈不是真的那幺想的啊!我是你的亲妈妈,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妈妈好吗?」  
太郎恶声恶气的大喊道:「妈妈,你这个贱货!是不是不打你,你就不老实啊?你刚才的骚样子我都看到了,你还说过最喜欢吃男人的大鸡巴了。你就是一个臭婊子、大骚货。你还装什幺啊?你现在还想端妈妈的架子,能有用吗?好好舔儿子的鸡巴吧。」  
百子满面通红,看着一脸凶相的儿子,好像很无奈的伸出了舌头,在儿子的鸡巴上舔了起来。  
太郎感到非常舒服,不禁又叫道:「妈妈,你可真是个大骚货、天生的臭婊子,舔得儿子的大鸡巴好爽啊……」  
过了一会,太郎从妈妈身上爬了起来,倒骑在妈妈的身上,把妈妈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已的鸡巴上,嘴里说道:「妈妈,用你的小手象摸揉爸爸的鸡巴那样摸揉我的鸡巴吧。」  
百子可能知道反抗的结果只能招来儿子更多的侮辱,无奈的照作了。太郎分开妈妈的双腿,双手环抱着妈妈的屁股和大腿,将妈妈的阴部使劲的分开,用舌头在妈妈的阴部不停的舔了起来。他一会舔舔妈妈的阴蒂,一会舔舔妈妈的大小阴唇,有时还把舌头使劲的往妈妈的阴道里塞。  
百子的阴道口流出了阴水。太郎好像更加兴奋了,这时他的鸡巴在妈妈的小手里又粗又红。他好像已经忍不住要射精了。  
太郎十分兴奋的说道:「妈妈,你的骚逼流了好多骚水,是不是想儿子的大鸡巴插进你的骚逼里啊……」  
然后他从妈妈身上爬了起来,跪坐在妈妈的两腿之间,将鸡巴对準妈妈的阴道口就往里插。百子忍不住又开始反抗了,她不停的扭动腰部和屁股,躲避着儿子的鸡巴,嘴里惶急地哀求着:「儿子,我是你的亲妈妈,你就是从妈妈的骚逼里生出来的啊,你的鸡巴是不能插进你妈妈的骚逼里的。妈妈别的事都依你了,现在求你也依妈妈一次,不要把你的鸡巴插入妈妈我的骚逼里好吗……」  
这时,百子突然停止了说话,脸一下红了。也许是她平时习惯了和老公在一起时,骚逼鸡巴的乱叫,所以刚才她情急之下也是骚逼鸡巴的说的,然后她又突然意识到了这是在和自已的儿子而不是老公说话。  
太郎可能没注意到这些。他现在也许是不想再和妈妈废话,只急于快点操妈妈。只见他一把抓起妈妈的内裤,使劲的塞入妈妈的嘴里,然后将妈妈的两只手扭到头上,使劲的压着,另一只手揪着妈妈的头髮,用两条腿将妈妈的两条腿撑开、顶着,迫使妈妈不能动弹。然后将鸡巴强行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里,不停的抽插起来。  
百子呜呜的哭喊着,眼泪不停的流下来,最终放弃了反抗。太郎看到妈妈停止了反抗,就鬆开了妈妈的手和头髮,把妈妈的内裤扯了出来,然后趴下身子,两只手摸捏着妈妈两个丰满的乳房,嘴亲吻着妈妈的小嘴和脸部,有时把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搅动着。鸡巴则一直不停的在妈妈的阴道里抽插着。  
百子现在看来只有一个愿望了,那就是希望儿子不要把精液射在自已的阴道里。  
她把儿子的舌头推出嘴里,满是恳求的说道:「太郎,妈妈现在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在妈妈的那里面射精,别的我什幺都依你,都顺从你,好吗?妈妈求求你了……」  
太郎好像考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妈妈,我答应你。妈妈你真的好漂亮好性感,好迷人,我在梦中都不知操过你多少回了。妈妈,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真的很爱你,只要你以后象顺从爸爸那样的顺从我,我保证好好对你。不再打你……」  
百子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唉,我怎幺会生了你这幺个混蛋儿子啊!你这幺欺负妈妈,妈妈真的好难受,好伤心啊。妈妈真的好命苦,要顺从老公的一切要求,现在还要顺从儿子你的一切要求,呜呜呜……今天要不是你爸爸不关门,还要我说那些胡话,我也不至于会这幺被你欺负……」百子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太郎可能因为妈妈的话使他想起了早上妈妈边手淫边说的那些想他的大鸡巴操的话,他戏谑的说道:「妈妈,你早上说的那些关于儿子的大鸡巴的那些话,好刺激哟。可惜我那时没在你身边。现在你再说一遍给儿子我听吧。」  
百子的脸顿时又红了,可这些话她哪还好意思启口?只得脸露恳求的说道:「太郎,那些话是妈妈当时乱说的,我都不知自已说了些什幺。你就饶了妈妈,不要让妈妈再说了,好吗?」  
太郎一下子变了脸色,他冷冷的说道:「臭娘们,你刚才是怎幺说的?只要我不在妈妈你的骚逼里射精,你就什幺都答应我,顺从我。这话你不记得了?这幺快你就反悔?我告诉你,你要反悔,我也会反悔,并且以后都不再信你了。我现在就在你的骚逼里射精,让你怀孕,让你给我生出一个孩子来……」  
太郎说完后就加快了鸡巴的抽插。  
百子吓得赶紧说道:「太郎,妈妈依你,妈妈说,你千万不要射到妈妈那里面。」  
太郎冷笑道:「妈妈,看来你真的是一个贱货。我告诉你,你不仅要说,而且还要带着表情的好好说,不要再说什幺你那里面,要直说你的骚逼。听明白了吗?如果你说得不好,我一样会把精液射到你的骚逼里。好了,现在开始吧。」  
百子只得装作很淫蕩的样子道:「太郎,妈妈是个天生的臭婊子、大骚逼、小贱货。妈妈早就想儿子你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操妈妈我的骚逼啦。」  
「儿子,妈妈的骚逼现在终于插进了你的大鸡巴了。儿子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啊,妈妈的骚逼都被你的大鸡巴塞满啦……」  
「儿子你知道吗?妈妈的骚逼里插着亲儿子你的大鸡巴,感觉好爽好舒服哟!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使劲的操妈妈的骚逼吧,妈妈的子宫口要是被儿子你的大鸡巴捅开那妈妈就更爽啦……」  
「儿子,妈妈我的屁眼里也好痒啊。妈妈也好想儿子你的大鸡巴插入妈妈我的屁眼里啊!妈妈是一条儿子你想怎幺玩就怎幺玩的骚母狗……」  
「妈妈是个臭婊子,儿子,你不要动你的大鸡巴了,妈妈我来扭动屁股让儿子你爽吧。妈妈的屁股扭得好吗?儿子你要是想射精了就告诉妈妈哟,妈妈好想儿子你的精液射到妈妈我的嘴里,妈妈会吃了你的精液。妈妈是个天生的大骚货、臭婊子、小贱货。妈妈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了,特别是儿子你的精液,妈妈更喜欢吃。儿子,妈妈要把你射到我嘴里的精液全吃了……」  
这时太郎已经忍不住要射精了,他抽出在妈妈阴道里的鸡巴,骑坐在妈妈的乳房上,将鸡巴塞进了妈妈的嘴里,一股股的精液全射到了妈妈的嘴里和嘴边。射完精后,太郎说道:「妈妈,你刚才自已可说了最喜欢吃儿子我的精液的,会把儿子我的精液都吃光的。现在快吃吧。」  
百子无奈的用手把嘴边儿子的精液全部抹进嘴里,然后含着泪全部吞嚥了下去。太郎心满意足的穿上衣服出去了,留下了赤身裸体、满脸是泪的妈妈百子躺在榻榻米上抽泣。